目前日期文章:200508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『國民中學。當個老師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單純容易。穩定安靜。』

(放聲大喊)不是這樣,20幾歲的靈魂不應該這樣。應該奔放、浪蕩、不停的成長。若是停了下來--將枯燥解釋成規律,在安逸中習慣、受結構與制度掌握--那麼,請為陷入囚禁的自己寫下墓誌銘吧......(之後的生命還能譜出什麼不同的樂曲呢?)這個充滿限制與圍籬、抑制突出與自由的地方,我很抗拒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春夏秋冬、寒暑交替,這一年輪迴,可以期待什麼?這裡不是沒有全付投入的身影、爽朗的笑聲、溫暖的互動與關懷,但是,囚禁的空間可以造就多少可能?慢慢的搜尋著校內教師的生命經驗以及故事,實在無法熱情嚮往著接下來的所有日子都以這種模式度過。所幸,與一個特異的角色相遇,並隨之帶出了不同的趣味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「車站」總算寫到了這......其實故事是從這一段開始......

那天,日光能量被雲層深深的包裹著--無精打采、陰悶四散;而午後的活動與過往周日的規律一樣--由母親帶領,至賣場採買日常生活用品。車子緩緩駛過七~十二歲待的小學,這一回,竟然......陷在回憶的沼澤裡.......

我非常想念國小的氣味:打板擦時產生的「白幕」以及粉塵、雨天時教室的霉味、高年級導師身上濃濃的菸味、因應夏、秋兩季修剪校內花木以及草坪時所散發出的青草味、燃燒枯葉樹枝的濃煙味。校門、圍牆、人行道、川堂,那麼熟悉卻又陌生的角落與建築,這裡曾經是我世界運轉的重心,但是再度細細回顧時,沒多久便「看完了」。

在這麼一個簡單狹隘的地方,為什麼可以活六年之久?或者,應該問的是:這裡何時對我而言已經「單調乏味」,只剩「氣味」可待追憶?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一直以來,喜歡佔著窗邊的位置。通常無法成為駕駛者(除非腳踏車或摩托車),那麼,不論是公共汽車、汽車、火車,請留給我一扇窗。在抵達下一站之前,讓我可以閱讀沿路的風光。透過這不斷移動的機會、透過於那扇窗中顯現的情景,讓人能夠稍微領會一個地區的生活或是背影。

公共汽車是最好的工具,特別是想要稍微了解城市風貌者。他曲曲繞繞於城市的大道小巷中,乘客往往能夠透過這段路程,迅速的瀏覽這條路線的發展內涵。火車則是在城鎮的週邊忙錄,總是見著聚落的側面或背影。於是,「鐵道風光」其實應該稱做「背影印象」。背影最難設防,單純的表情蘊含著比正面相對更加清晰的故事。透過觀察著不同「有機體」的背影,不論是城鎮、街道巷弄、人群族群、獨行者(這些是比較容易掌握的部分);國家、朝代(余秋雨先生的「一個王朝的背影」,實乃精采!我只有鼓掌崇拜的份)、"死亡"或是"正在成長"的事件,能夠對於"這傢伙"為什麼長成這樣,有比較完整的認識。

長距離的移動,汽車也經常被使用。他可以走一般公路或是高速公路;若非駕駛者,後者真是無趣哪。從頭到尾都「長得一樣」,沒什麼事能比在同樣的景觀中移動更令人疲乏。不過,以地底發展為重心的公共交通工具還是「無趣」的頂級代表。乘客根本不知自己身在何處,窗戶形同虛設,移動的需求以時間的利潤為準則,運輸的未來是單調的圖像,光想就不舒服~~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假若「站」是一個地區的縮影,那麼,滾過的路程便是兩造地景人文轉換的軌跡。從一站出發到抵達下一站,空間與時間急遽轉變 -- 是一段調整與緩和,也是一段累積與加乘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