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604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班上發生了一些事。幾個「常常想出公差休息」的聰明孩子,這一回總算嚐到了些教訓。一直以來,他們都有相近的習性 -- 不太關心周邊的人事物,也看不到自己。(皈依師長、同儕以及佛法的狀況,比較差--特別是相對於本班女生的優秀,更能夠顯見在這三年學習下,兩造的差異)。由於他們從不覺得自己有錯、根本原因在於老師無理取鬧,所以其中兩位孩子,非常憤怒不平,直接與導師針鋒相對。

對於本班來說,這是極度不尋常的狀況。老大也確實有點驚訝、受傷。不過,他做了一個非常了不起的處理,改變了整件事的可能/走向 -- 完全放下我執,用無比悲憫與疼愛的心與孩子互動,讓小孩深刻的感受到老師的用心。

這幾個孩子,雖然還是很不容易「關懷他人」,但是願意接受「就算沒有辦法喜歡這個人,也不要傷害他/她」的想法,也能夠因為「感受」到了老大的慈愛與期盼,進一步的改變自己應對事情的方式。   【真的是功德無量啊~~ 功德無量~~。】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隨著返校座談結束,一整個月也就這麼過去了。

 非常糟。簡單的說-- 整個下午,我把心念都耗費在「觀過念怨」上。研習結束之後,如果不是得到國秀的幫助,還真難徹底的醒悟-- 國秀說:「觀師長的過,是很大的罪過。」呼~~ 真是敲醒了一個目盲的人!這一句話,讓我開始聯想,並且略為感受到,老大常說自己-- 對「上」容易「觀過」的具體顯現以及心裡的痛苦。同時,也略微理解他曾經說過的那句話:「妳跟我一樣,都是同樣的問題」。不過,我差他差的遠了!他的心很細、很慈悲(那股慈悲的特質,週邊的人是可以感受到的;對別人的狀態很敏感-- 看到緣起、善巧相應;對於自己「觀過」的狀態能夠有所知覺,努力對抗。他的修行程度已經很深,我遠遠不及。) 

再回到自己的狀態來探究。我會有這樣的感受-- 不耐煩、遺憾、帶著些微怒氣,就是煩惱,就是宿世帶來的習氣。因為長遠生命累積了傲慢、狹隘的心胸,所以自己眼中的世間現象也是如此:常覺得「他人」傲慢與狹隘(得了吧,那就是「我相」的倒影) 整個下午,只在乎「個人理念」、只想把郭老師「扳過來」,因為這種心念,再加上傲慢與狹隘,讓老師幾度結下惡果-- 包括了展露出憤怒、敵意、口出惡語等。我當然也在同時不停的種惡因,結惡果。不過,這是活該,活該下地獄,一個學佛的人,怎麼可以陷師長於不義,讓他因為「我不當的執著」而不停的種錯因呢?既然我早就知道郭老師的緣起點,更是應該幫助他種善因、與他結善緣;想幫助老師,就應該尊重他、聆聽他,用善念與尊重、感謝與祝福與老師互動。功德不足、能力不足,言談上的互動一定要適可而止,不要陷在我執上,反倒害人害己。但是關懷的心念要保持。 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