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苑的精彩人生課程,長期以來一直都覺得太過「平淡」。不論是在次第的安排,或是在內涵的帶領上,我常常都搞不清楚--這和主題有什麼關係?這個內涵的法理依據是不是抓錯了!?這樣表達大概沒什麼人聽的懂!(……反正,總是有種種的理由讓我「順理成章」的觀過。)

沒想到,這一期的學苑的儒家文化,開始擔任護持義工。這個承擔的機會,其實自己非常不樂意,覺得這樣的一個課程太淡又混亂;帶班的班長,也常憑著自己的意樂經營課程,義工一個個的離開,每一次大家都想趕快把事情做完,如此而已。

這樣岌岌可危的課程,馬上又要開始下一期的招生了。我們進入了緊鑼密鼓的籌備期。由於一種「希求承擔、求個人成長」以及覺得「自己比人強」的"惡心",我帶著嚴重的觀過行相到書軒二樓參與共學。第一次的共學是在上個禮拜,我批哩啪啦毫不保留,也毫不觀顧同行狀態講了一堆自以為是的見解;第二次共學,也就是這個禮拜,我依然保持著這個行相和大家互動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