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708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新的一學年,接了註冊組。當時答應學校,確實是一時地情感衝動,沒有經過周詳的考慮(再加上自己對是否可以到另外一個學校當導師,實在沒有信心),一頭就考進去!沒想到,坐到教務處之後,才知道自己的「苦日子」來了!

苦在哪裡?首先,我對行政業務實在是一無所知,頭幾天上場一直出錯,所有的事情都很陌生,每天緊張兮兮(聽前輩說,頭一年會亂成一團);接著,完全的配合別人,沒有自己的時間,很多做自所喜的時間被剝奪(聽廣論、背書、寫反省日誌、和同行互動請益、思惟課程內涵哪);最後,處室當中升學氛圍太強烈,大家深受物質需求主導,有一股看不見的恐怖壓力!更重要的是,嚴重排擠了我承擔法人事業的時間和心力!

犧牲好大啊!我真的非常不能適應!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這個禮拜,很幸運的聽到了文教幹訓營的法師開示。裡面有三個主題--師父的願與行、和合増上的共業團隊(回報)、背書。第一節課,法的濃度很高,越聽越辛苦!特別這是一堂純粹的理論課程,聽起來真的是很吃力!我到第三段的時候,已經昏昏沉沉,覺得力有不足!不過,上到第二堂課的時候,我就剎時間精神抖擻(本來真的快要睡著了)!這有兩個原因,第一個:如英法師講的正好是我的大漏洞,真的是大受加持;第二個:這堂課是老大帶的。因為是老大的關係,所以,就算他的講說是從鏡頭裡面出來的,還是覺得他是對我說的。

回報這個課題,從實習的時候就開始被磨。實習剛開始,我幾乎不回報。第一個原因是:不知道要回報什麼!第二個原因是:根本說不出來。前半段雖然有做,但是通常都回報事情,而不是老大要我回報的心裡成長(會有這種狀況,主因是那時候對內心的認識以及掌握非常差,所以也沒辦法好好的說)。後半段的時間,對心裡的狀況雖然有粗糙的了解,但是因為沒有向上回報(怪的很,就是說不出口),所以有一些苦頭吃,常常有「被逼的走投無路」的感覺--那種感覺就是:有一個可以牽引你的人,強烈希望你往某個方向努力,可是你身上準備的東西不足,根本就不夠滿足對方的期待(但是自己又非常非常的希望可以做到)!每一次互動,都交不出好的作業......。好幾個月的時間,每講一次話,就是一種挫折。糗的是,還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問題出在哪裡,為什麼一對境就說不出來(因為找不到原因,所以偷哭了好幾次--那陣子真的是很無力哪)?

後來,因為知道所對境對我有深恩,所以回報的越來越順利。越是觀功念恩,和老大講話,就越順-- 那種順,就好像跟媽媽說話一樣。從小我就事事向媽媽回報,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,一回家就一直講話(但是小時候只跟媽媽講,不跟爸爸講),想到什麼就跟媽媽說一下,有好一陣子,我覺得媽媽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,和媽媽的感情非常好。也因為跟媽媽長期密切的互動,她的心情和需求,我就可以比較敏銳的觀察出來、比較知道媽媽在掛心什麼,要怎麼做比較好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