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0711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禮拜一晚上狠狠的哭了一場。

那天真的好苦(煩惱累積到了一個臨界值),晚餐時間又看到了老大和士禹,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天禪聞法師有來臺北(我最常親近的上座法師),我對這幾位了不起的同行,非常有信心(就像小朋友看到自己的親人一樣),各種幼稚舉動都會出現、所有的煩惱情緒都會自動曝光。加上這天又苦到不行,所以,就哭啦!

最近一看到他們,心裡頭很苦的那一部分就會現起,常常在心裡對他們吶喊:「我真的快要受不了!」「你知道我現在有多『心』苦嗎?」「怎麼辦!對自己無能為力、對身邊的人無能為力,你們知不知道……很苦哪?」「唉,你們不會懂的,這種苦沒有人可以明瞭!」就是這樣,覺得自己飽受委屈--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了解、沒有一個人明白,不會有人知道我目前無明狀況的痛苦!(自憐自艾,卻還樂此不疲!)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10/13-14是團體很重要的法會。憶師恩法會。

 這一次的法會,因緣際會之下,可以參與影片剪輯的工作。對於我來說,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-- 對師長直接修信念恩的承擔工作,求之不得!另外,這個影片的剪輯工作,可以和室友一起做,也是得來不易!大大增加了我們之間累積順緣的可能(而且比較能夠「如理如法」的互動)。 

從他們班開始剪輯這部影片,我一直在觀察和學習,特別是同行間的互動。觀察的點在:一個主要的製作者和他的製作團隊,要怎麼去互動和推動建立教法的事業。特別是大家的知見都這麼強,對於自己認識的那一套都覺得是對的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96/11/04桃園新進教師研習。參加完後,我真的很隨喜自己,很感恩師長和團隊。以前對於師父說的ㄧ句話:「學廣論不是三生兩生的資糧,有很多人可能宿世都是出家人」,沒有什麼很強的業力,現在,對這句話,就有了一些感動和感恩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這個營隊在今年暑假中就開始籌畫討論,我們(琬芳、素禎、CONSILIENCE)因為一些因緣,可以到桃園支苑參與第一次的討論。那時候也沒多想什麼(負責「好好學習」就對了),只覺得何順天師兄非常的「利」!琬芳老師三年的教學故事一分享完,他馬上可以接收到裡面符合廣論道次第的內涵!完全的以心靈的角度出發,迅速的作處理和分析!(這種犀利,我曾經在秀琴師姐以及李主任身上,都看到過!)好佩服也好希求!另外,對於桃園能夠承辦這一次的大型活動,也是隨喜讚嘆!一次大型的法會可以累積殊勝龐大的資糧哪!讓教法的建立能夠累積更多的順緣!真是太棒了!

接著,北區國中教聯同修可以承擔一個時段的講師。我對這件事是有些輕忽的。覺得要講20分鐘也不是什麼很困難的事,安好意樂去做也就是了。不過,對於和明珍老師搭檔,則覺得比較有「境」!我實在不知道要怎麼跟對方互動!也就幾乎沒什麼互動!(明珍老師很認真,我很胡鬧;我煩惱粗,常觀過,明珍老師這個境我就常常犯觀過的惡習毛病)。再加上,心裡覺得大家都是老學員了,要舉出對境練心的例子根本不是什麼問題,所以其他同行的承擔狀況,我就沒有用心去觀察。整個前行就是浮浮泛泛,不用心!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