禮拜一晚上狠狠的哭了一場。

那天真的好苦(煩惱累積到了一個臨界值),晚餐時間又看到了老大和士禹,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天禪聞法師有來臺北(我最常親近的上座法師),我對這幾位了不起的同行,非常有信心(就像小朋友看到自己的親人一樣),各種幼稚舉動都會出現、所有的煩惱情緒都會自動曝光。加上這天又苦到不行,所以,就哭啦!

最近一看到他們,心裡頭很苦的那一部分就會現起,常常在心裡對他們吶喊:「我真的快要受不了!」「你知道我現在有多『心』苦嗎?」「怎麼辦!對自己無能為力、對身邊的人無能為力,你們知不知道……很苦哪?」「唉,你們不會懂的,這種苦沒有人可以明瞭!」就是這樣,覺得自己飽受委屈--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了解、沒有一個人明白,不會有人知道我目前無明狀況的痛苦!(自憐自艾,卻還樂此不疲!)

所以,整個人心力低沉,抽咽不停,我身邊人的開始關心我,要我講講,發生了什麼事?(唉唷,我要怎麼講?)心裡頭在想:這要我怎麼講,這種苦你真的可以理解嗎?承擔超過自己功德的事,卻不能放鬆;內心當中的狀況,又不被他人所理解、心中的期待,又還沒辦法說明;環境這麼惡劣,卻必須努力去對治自己的煩惱相;加上常常被外境擊倒,卻又要提策別人的心力,這種對自己很無力的痛苦,你要我怎麼講?

吃完了飯,本來已經想要打道回府,躲回家裡面,好好的給它哭個夠,卻被素禎和老大叫回九樓,聽法。

前半場的開示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等到後半場,禪聞法師開始說修習軌理之後,心情才開始慢慢平復下來。修習軌理,禪聞法師舉了一個喻來譬喻修行的過程,那是一種隨時隨地都在想辦法的達到自己所求的狀況。因為你積極想要達到這個目的,得到這個結果(內心當中有一個強烈的所求),所以,會做全面性的觀察、仔細的規劃(設計規劃好一個次第步驟:該怎麼走該怎麼做),接著,在一個適合的時機,最好的精神狀況下,一次得手(詳細的認識了以後,精神飽滿,一次就可以到手)。

聽完禪聞法師說的這個喻之後,我開始想:「我的所求是什麼?為什麼會搞到這麼苦?」一定有某些地方搞錯了、我的所求一定偏失了(而且長期的偏失),所以才會這麼苦!承擔師長志業的時候,沒有調整好自己的宗旨,緣在外相的成敗上,所以苦(搞不清楚真正要成辦的是什麼,稍微一不如意就開始拿法亂砍自己,沒有對症下藥,反而更苦);對事情的緣起認識不清、因果法則的信心和認識程度不夠,所以苦;每次去做,還是在希求名聞利養,所以苦;面對境界,覺得我對你不對、我行你不行,所以苦!在生命中,失去了師長,所以苦…。

老大告訴我:希求遠離痛苦,首先要確定好,「我目前就在苦中」!還有,看到痛苦的根源何在!
沒有和自己生命互相衝撞的苦境,就不知道自己生病,不知道自己生病,就更別提希求名醫、對症下藥;正因為有苦境,讓我看到了自己內心的狼狽和腐爛,哪種維護自我、相信自我、失去師長、棄捨同行的心哪…,因為苦境,真真實實的曝光,也因為苦境,我必須要出離這樣的狀態!一旦努力了,那麼,這個痛苦就有代價,苦就苦的有功德可賺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所以,因為這個境,有了很多思惟的機會,幾天當中,一直在回想自己的生命相狀,以及過去聽到的法師開釋內涵,想著想著,有一些卡死想不太通的地方。沒想到,晚上睡覺時,就夢到了禪聞法師和浄遠法師對大眾開示,其中,禪聞法師還對我說了幾句話,讓在夢中的我恍然大悟,非常受用!夢醒了之後,隔天的狀況大幅好轉。再回頭看這幾個禮拜的苦日子,真的是又感激又好笑!(沒有師長和同行,自己窩在一種莫名的苦處裡,真的是好冤枉啊!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因為有了師長和同行,苦境變得好珍貴!它變成了滋養我生命茁壯的大沃田,親近師長的大方便~~!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inzoo
  • 謝謝你

    看你的blog對我很重要
    每次在人際間迷失
    看你的文章就又把我拉回生命主軸
    謝謝你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