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學演示總算完成了。我從心懷恐怖、擔憂害怕,到無所畏懼平順的走進班級教室。這個「心」的難關,多虧了老大的逼迫、威脅、鼓勵以及法王的寶書、教師營的幾場演講,讓我低下頭好好的反省與觀察自己這個傷痕遍野、痛苦滿身的生命。

性格中...深刻的退縮與自卑,來自於捍衛莫名所以的「我」--害怕受到傷害、害怕被視為「什麼都不是」。學了佛之後,才知道這樣真是大錯特錯。「我」的執著,造成了自己這個生命深陷輪迴之中,幫不了別人、也幫不了自己。欲解除困境,必須理解個人的組成依賴萬物何合而成:輪迴的因緣果相,是因為毫無自知人身的難得與可貴、心念的散亂與毫無修持造成的後果與影響。一個還未接觸佛法的人,一定會有我執與我相「固有」的錯誤認知,因此,很容易受到對境影響,而讓混沌的心念更加渾濁、不再純淨,並且依著這個狀態,繼續將這個「因」傳送下去;學了佛之後,要能敏銳的察覺這個「不對」的情境能量狀態,用佛法將其轉化,如此,方能將比較純淨正確的能量、繼續傳遞下去。

這一次的演示,蘇老師對著老大以及阿洞老師說了很多,我看到了蘇老師的痛苦-- 長期處於焦慮不安、擔憂害怕的狀態中-- 害怕健康教育會消失、害怕健康教育教師所營造的視野與格局太小,並且用她有限的方法,努力的想讓健康教育用很「了不起」的方式留著。先不論理論上的侷限,蘇老師所傳遞的負向心念能量,配上了整個環境的狀況,具有強大的感染力。導致了近年來整個系上的學弟妹們,或多或少的受到薰陶,團體中會瀰漫著激動與恐懼,非常非常的恐怖。

儘管我知道這個狀態並不好,但是受限於能力不足,沒辦法用很短的時間讓蘇老師知道如此狀態的限制何在;必須用一段長時間來跟她談,好好的跟她分享目前的健康教育推動方式優劣好壞、為什麼系上會動的這麼辛苦、為什麼推動的人會這麼心苦,「究竟」的討論整個事件到底怎麼了、要從哪裡開始改才是對的(絕對不是從知識開始改)

在萬般條件不具足的狀況下,我微笑目送蘇老師開著車子離開。期盼,儘管蘇老師送出來的能量比較負向,我還是可以調整心情,用正向能量回覆給她。雖然此時此刻幫不上忙,但是,生命無限,下一次再跟蘇老師相遇時,希望我有那個能力幫上忙,讓老師可以越活越快樂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