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參加皈依法會聽到師父講法,情不自禁的痛哭流涕,一條手帕都溼透了。當時感受到師父要幫助眾生的心是如此的強烈,所講的每一句話都深扣著每個眾生無限生命的成長,我感覺這就是我要跟的師長,我跟定了!所以當時我發願,要把學習的重心轉到團體來。

初試啼聲 一鳴驚人

由於師父的慈悲攝受與加持,八十八年五月我進入福智法人當全職人員。在台北學苑淨智組規劃福友共業計畫,以行政區域劃分成十一區,希望法人事業能社區化經營,並選定天母為第一個示範社區。

經過細心的規劃宣導、同修的共同努力,並得到天母國小校長熱心相助,在學校舉辦各項活動,例如園遊會,引發了熱烈迴響,讀經班、家長成長班報名人數遠超過預期開班人數。啼聲初試,一鳴驚人,成果令我非常滿意,正想在各地區熱烈推廣,沒想到計畫卻被喊停。因為考慮到如果各區都這樣辦理,義工人力都到外圍教室去護持,將造成總部鬧空城的現象。我據理力爭的告訴學長:「總部以培訓為主,可以培訓當地的學員來帶班,發展會很快速又穩固。」學長並不同意,計畫被喊停,我也被調到新竹支苑。

調動單位我並不在意,新竹支苑剛搬家,為了打響支苑及里仁的名氣,所以開幕當天舉辦讀經發表會,把所有新竹支苑的外圍教室讀經班及家長統統找回來參加活動,從早上到晚上分別安排不同的班別,整棟樓人來人往,熱鬧無比。

法師問我這樣勞師動眾的辦活動意趣在哪裡?我單純的只是打響知名度讓人家來學廣論,法師聽完後告訴我:「不是這樣的做法,如果要讓人來學廣論,只需派一個人發傳單就可以達到相同的效果,不必勞師動眾。」我說:「好!我以後就不要這樣做,但我不知道這種做法不合適,要先告訴我呀!」雖然心想效果不可能一樣,但體會法師是為了教化我並指導我學習的方向,所以我還是接受法師的建議,以後不這樣做就是了!

做事不由東 累死也無功

後來有位師兄供養一塊農地,預計成立新豐農場,由於就在新竹地區,所以就派我去開發。這塊農地被建築廢土、垃圾等堆成一個個的小山丘,野草叢生。學長要我帶義工撿石頭拔草以三年時間來完成。我建議初期一定要請挖土機先行整地,以後有了輪廓再請義工協助。但租用了兩天費用支出相當的高,只好再建議自行購買挖土機。經過同意後很順利的買了挖土機,帶著義工按著設計圖施工整地,但學長卻告訴我:園區即將開始動工,你要發心就發大心,把怪手捐到園區去功德更大。當時時間只有一個半月,於是我每天趕工,很快的有了雛形。在夏日的艷陽高照下,我幾乎每天花將近四十分鐘,由新竹騎機車到新豐,在烈日下工作,曬得像黑炭似的。

負責的師兄看到我使用挖土機的緣故,兩三週就超過進度,而學長明明說好三年完成的,因此到了現場很生氣連車都沒下就離開,回去報告學長現況。學長找我去,我告訴學長如果不趕快整平,就沒有同學願意來這又髒又臭的地方當義工,不要說三年,三個月後就找不到義工了;而且學長告訴我要徵調挖土機去園區使用,我得在那之前把地整出個輪廓才行。於是步道區、蓄水池、蓮花池、休閒區、菜圃等一一出現。

學長見我一意孤行,不得不告訴我園區剛開始建設,新豐農場為了趕工動員許多同學,會影響園區招募義工。但我不以為然,我向學長報告:「整地後,坐在樹陰底下有陣陣涼風襲來,就像是坐在冷氣口下方一般,令人身心舒暢,與未整地前是不可同日而語的;而且地整好後,同學們就可以來此聯誼。我計畫辦撿石頭堆摩尼塔、辦戶外彩繪活動、攝影比賽、繪畫比賽等等這些都可以凝聚學員的心力,對徵求園區的義工等等都有很大的助力。」我心想:我這樣帶頭去做,向心力的凝聚是不成問題的。

學長看見我根本聽不進去,而當時印度請法團正要成行,就叫我去參加請法團時,好好祈求,希望法王攝受我。

在印度請法時,有一天法師來關懷我:「聽說你在天母搞一片天,到新竹又搞一片天,在新豐農場又搞一片天,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法師的話讓我十分驚訝,原來那叫做「搞一片天」哪!我深刻的感受到「做事不由東,累死也無功。」我才恍然大悟:原來把我由台北調到新竹,是因為不讓我持續去展開其他地區的福友共業計畫,才告訴我新竹地區需要我,把我「下放」的。我覺得好委屈,我告訴法師:「我所做的計畫都是學長同意才做的呀!每個環節學長也都有簽字同意呀!會有怎樣的結果也不是我所能掌控的,怎麼反而說我做錯了呢?何況做錯了,當時也該告訴我錯在哪裡,讓我有機會改過,怎麼就把我調職作為處分呢?」我陷入極度熱惱之中,內心極為不平。

隔天師父看到我時對我說:「我看你心情不太好,我要跟你說說話。」我到師父的房間,想好好的跟師父訴苦,師父卻叫我不要再說了,師父說:「如果我們做事的過程當中,宗旨理念沒有把握住,就會偏掉。你能力很強,世間福報也很好,我們很隨喜你。你做事很有衝勁,希望很多人參與,也能成辦很大的事情,這些都是善心善業。但如果你背後的動機意樂不清淨,你把很多人吸引來學習,主要的目的是希望很多人來供養,將來可以蓋大廟,弟子愈來愈多,自己的聲望名氣就會越來越大,你只是在凸顯你自己。結果他們來了學到什麼?沒學到什麼又走了,請問你在造什麼業啊?」我看了看在座的法師,當時很不解的回答師父:「師父!我是負責接引眾生來,給他們學習的東西應該是法師的事啊!」師父很嚴厲的教誡我:「你自己的生命不提升,把一些人找來,他們沒學到東西又走,無限生命沒有提升,他們在三惡道輪迴,你都造了一份業。你口口聲聲說要救度眾生,要發菩提心,卻反其道而行,把人找來了只是壯大自己,沒有真實的幫助別人,這擺明了是『掛羊頭賣狗肉』。你只會為了做事而做事,你怎麼改善自己的生命?你自己都不提升成長,將來如何幫助眾生呢?」

我趕忙問師父:「師父!那我要怎麼學習?」師父叫我回去好好想一想,跟有經驗的人像總幹事等學習。我被師父罵得一頭霧水,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,一顆心揪成一團很痛苦。

從師父房裡退出後,我連忙去找總幹事,正巧有兩位學長也在。我一見面就跟他們抱怨:「我這麼認真,怎麼反而被貼上做事不如法的標籤,我到底哪裡錯了?就是做錯了,也應該讓我知道,莫名其妙的被貼上標籤,是很難過的。其實我不一定要這麼賣命的拿鋤頭做苦工啊!我希望的是大家高高興興來做這件事,你們不高興應該要告訴我,而不是在背後給我貼個標籤──反正這個人做事就是不如法啊!」總幹事他們跟我談了許多,但我內心一直無法擺平。

師父悲攝授 頑石終點頭

在印度請法時聽法王的開示,內心雖然有一些領受,但資糧不足,沒辦法知道師父到底要教我什麼。從印度回來後,有一天我夢到師父。在夢裡師父很清晰的教誡我:「何順天,你到底要把一群人帶到什麼地方去?」並在黑板上寫著「殊途同歸」四個字。我仍然不清楚它的意義。後來又出現了告別式的場面,有兩位法師主持,還有一位葬儀社的老闆敲木魚,他的威儀像極了莊嚴的法師。我心想:「這要教我什麼?」接著我赫然發現那個老闆就是我。

我驚醒了!心中不斷的思惟:難道我將來的生命就是在人死後,幫他包辦一切的法事,助念超生,讓他能順利的往生西方極樂世界?這就是我帶著一群人走下去的結果嗎?當人有了困難障礙,我就幫他們消災祈福;當人生病事業不順利,我就幫他辦法會、誦經、拜懺、朝山消除業障;平常則是帶著大家燒香、拜佛、持咒、念佛,以為就是在修行;以為鼓勵大家學佛,幫助他們安置佛堂,然後開光、灑淨就可以安他們的心,形成一股無知的信仰與期待,期待別人來幫助改善生命,自己卻一點也不去改變。

我帶領著一群人在團體裡做事,自己卻沒有如理如法的學習,生命沒有改善,自然無法幫助他們提升。但因為都在團體的事業中,讓很多人誤以為這就是佛法。學佛無法幫助他們改善生命,佛法崇高的「生命教育」本質不見了。我無形中毀謗了佛法,造成佛法衰敗的主因我卻不自知!

醒來後內心非常自責而且著急,急著打電話到鳳山寺想找師父,我終於懂師父的教誡了,我要向師父當面懺悔。法師告訴我師父在大悲精舍。因為太遠了沒有成行,正巧那週要去淨智營,我決定到淨智營時再向師父懺悔。

在參加淨智營時,師父嚴厲的教誡法師:「你要拉下面的手,先要拉緊上面的手,如果沒有拉好上面的手就會被拉下去。如果好好的拉緊上面的手,下面的手也會自己拉上來。」我深刻的覺得師父其實是藉法師為例,用意是在教誡我!當時我至誠的向師父頂禮懺悔,並向師父報告我的領悟,師父很高興的說:「很好!很好!你有很大的進步!」

師父!我終於懂了,您創辦法人事業是為了給我們學習修改習性的環境,不是要我們以自己的能力與做法,急求果報,成辦許多事業而因此洋洋得意;成辦大乘佛法不是靠個人的力量,要在師法友的環境認識自己的無明習氣,放下自己的名利與執著心,學習配合團體的腳步。自己要提升才能真正的幫助眾生啊! (福智之聲165期 何順天師兄學習心得)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