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進入僧團三年餘,之前接觸廣論也才一年多而已,對於廣論我覺得滿好的,尤其非常讚歎裡面的理路跟邏輯,覺得是很實際的指導手冊。

我上研討班的時候常是零零落落,也因為工作的關係,錄音帶時常沒聽,總覺得上課時能消文就好,我看得懂,能消就消,所以很少聽錄音帶。至於義工也沒做,因為我認為當義工就是要能認識自己的行相,去檢討改善,而這些,我自己覺得自己就能做了,所以覺得不須做義工。這是我以前的心態。

進入僧團以後一樣學廣論,我自己對於修行有個概念,認為修行就是要對境去實踐,至於讀多少經典、看多少書乃至於研討,我認為那是在搞文字。這種概念非常深,所以看到人家研討很熱絡時,我就會想:「又在搞文字!」因為這樣的概念,所以我很努力的承擔常住的工作,很努力地親近上座法師、執事法師,在幫他們做事的過程中努力的學習,只是希望能在面對境界時,轉變自己。一直到最近,我內心有一股很強的衝勁,我不希望我的生命一直是這樣子,希望自己的生命一定要改善,但是我不曉得要怎樣做,每天一直忙,一直承擔,但是感覺還是很茫然,就跟以前下班的時候,走著、走著、走到車子旁邊,然後開車回家的感覺一樣很茫然,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。

直到最近重新去聽師父的錄音帶,這種狀況才有非常大的改善。我從師父的錄音帶當中找到下手處。舉個例子,在「能依學者之相」(二十九頁第三行):「故應了知能依諸法,若不了知如是德相,則不覺察,由此退失廣大義利。」我感覺師父在這一段用很重的語氣說:「我們常常走不上去,原因是什麼?我們不了解自己的狀況,沒有具備這條件,所以呢,不但學不上去,你沒有得到的,也得不到;你得到的,一定會退失掉,而且是不知不覺。」聽到這一段我很震撼,我覺得我找到了為什麼學不上去的原因。

我發現我不覺得聽聞法的重要,雖然努力去做事,但是對境時沒有東西現得起來,還是隨順自己以前的慣性。就像我的事情很多、很雜,我看到其他同行事情做得較少,很努力讀書,我就心想:「他怎麼會這樣呢?只讀書,不做事,這絕對不是師父要的。」那時突然現起師父在「皈敬頌」所講的一段話,對我有很大的啟發,師父不但指出我們的宗旨,也教我們比對「我是什麼樣子,世尊的身語意又是什麼樣子」。師父講佛的意功德提到:我們平常對境時局限在某個角度,不能完全了知所有的狀況。我馬上想到我的現行就是這樣,我所看到的就是這一點,又是我所習慣的一點,一直執取這點,還猛打這一點;我覺得自己無始以來就只局限在這一點點,無法像世尊一樣看得那麼廣大。師父對佛功德解釋得如此清晰,連我這種根器的人都能夠理解,而且生起希求,這是很不容易的,內心當下就轉過來了,而且很歡喜。

我因為很認真的聽師父開示,對「皈敬頌」這四句才有很立體的感覺,以前都是念過去而已,沒有感覺甚至覺得有點累贅、浪費時間。如果大家也去聽師父這一段開示,我相信也會發現師父的開示非常切合我們的意。所以透過認真的聽師父的錄音帶,對師父的功德及信心感覺很紮實。師父給我的是工具,而不是讓我偶然產生的一些感動而已。

接觸廣論將近五年,直到最近認真聆聽後我才比較相應,對法產生希求,增長學習廣論的好樂心。我會有一種感覺,就如同宗大師證悟空性後做了「緣起讚」讚嘆佛陀的功德,我也有這種心情,當然沒有大師的量,但我確認是有一些隨順。緣起讚中有一段「是故爾時於世尊,心髓深處何不敬?縱於世尊汝語義,能獲少許決定者,此尚能獲最勝樂,況尊眾多賢善語。」意思是說:「我終於了解世尊您的法,所以內心深處對世尊您的恩德感覺非常深刻,為什麼如此深刻呢?因為對法的受用!世尊所說的法非常多,但是只要對裡面的話語獲得少許了解,就能獲得最勝樂。」我的感覺就是如此。光是皈敬頌前面四句的開示,就讓我產生這麼大的轉變,何況師父的開示是如此之多。

所以期許我們,互相勉勵,師父的錄音帶真的非常值得我們長時間聆聽下去,是我們如實趣入菩提道最好的指導方法。(福智之聲167期)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