透過這次的經驗,如果能策勵我們平常就好好去做,那麼這救災工作,我想就有非常深刻的意義,不但救別人,還能救自己。當我們自救、救他兩個都能走上去,就能圓滿的成佛。 我們在這裡誦《金光明最勝王經》,不僅是為了超薦這次大地震受災的人,更希望能經由誦經功德回向,使我們的環境能夠平安,災難很快地過去。但是畢竟這是業,我們也要了解這個業,針對這個業來淨除它。

此外,我們誦經是為了盡一份力量救災,誦經本來是救災的一部分,因此這件事不妨放在救災來討論。

 救災有次第 眼前、善後及究竟   

救災有前後的次第,眼前的次第就是把發生的問題馬上解決,而實際上真正的救災不只是解決眼前的問題,以後還有善後的問題,還希望究竟解決問題。一般人都很熱情,希望把問題趕快解決,可是透過對佛法的認識,問題並不是那麼容易解決。即使眼前問題解決了,但實際上的問題還在,這對我們學《菩提道次第論》,特別有深厚的意義。  

因此我把救災分三個部分來談:第一部分,地震發生了,很多人受難,於是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。如果我們有親人在裡面,這更是迫切要做的事情。第二部分是善後部分,就是去災區重建,災區重建,除了物質方面還要有心理方面。第三部分,特別是針對我們學佛的同學來說。當我們學了佛,也肯定生命的無限,而在無限生命當中,這種災難人人都會碰得見。平常理論上我們也談這個問題,談完以後,並沒有很深刻的感受,也很難感受得到。而修行是要感受的,譬如這次災難,也許我們在恆春,一點都搖不到;也許在香港,也許只是到過台灣,可能對這次地震很關心,可是內心當中不會有什麼痛癢的感覺,就像我們看土耳其大地震一樣,有時候甚至覺得蠻好玩。所以儘管理論上了解,可是我們很少去感受得到在無限生命當中會有這災難,因此,這個理論對我們不能產生真實的效應。如此,我們學的佛只是皮毛,儘管理論上我們學的是圓滿教法,如果學了不去用,等於一張空白紙一樣。所以因為這樣的災難,極大部分的人都很害怕,正好可以使我們想到:在我們的無限生命當中,難免會有這樣的情況,而我們已經了解了一種正確的方法可以解決,正好藉這個機會策勵我們及早努力。  

我們修學圓滿的教法,本來就告訴我們無限生命生死當中,這種災難是絕對逃不過的。這個關鍵,即使在學佛的圈子裡也很少能夠這麼嚴密、有次第的交代清楚。既然我們學到了,以前沒辦法去感受,而今天感受到了,豈不是應該很注重這個問題?所以我們賑災是分三個部分:眼前馬上去幫忙災民,這不夠,還要協助善後,這也不夠,還要究竟解決。  

依我們有限的條件,想要全部做到是不可能的,因此我們可以稍微冷靜地想一想:第一部分,可以多少盡一點力量,假如有親人是災民,我們也會關顧,否則重點放在第二、第三部分。因為賑災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情,而是全體的事情。我們應該從整體去考量:第一部分賑災的人非常多,政府以及各方面的慈善團體,大家都在做,在這種情況之下,多我們一份力量顯不出什麼。假定今天我們同學像慈濟一樣訓練有素,我們就應該去做;反過來,如果我們去災區會手忙腳亂,就不必去了。災難發生以後,不到兩小時慈濟的人就到了,有的人揹鍋,有人步行跑去,馬上幫災民煮啊、弄啊,乃至照料傷者。也有一些人很快地去,去了以後卻六神無主,不曉得怎麼辦,最後災區亂成一團,結果反而是忙上加忙。而且通常情況之下,熱情過了,到第二部分的救災就會大大地減少。

前面一步的確有很多人熱心做,錦上添花我們可以不要,而雪中送炭我們就非做不可。所以曉得了災難的情況後,我就整體看的把第一步放下來,可是我們很關懷廣論同學,所以第二天李學長等好幾個人騎著機車去現場,我也在第二天傍晚就到台中了解情況,而了解了情況以後,我們更是給他們精神上的安慰。我也聽見很多人馬上去做,結果送的東西堆積如山,卻沒有辦法送到真正災民手上,捐了很多錢也是一樣,這不是我們一股熱情就夠了,所以雪中送炭非常重要。  

再談深一層的第一部分,怎麼救法?任何一件事情,要想成功必須有兩個條件:第一是做這件事的動機要很純正,第二做的方法,要善巧、要正確。動機純正我們大概了解,災難來了,我們盡心盡力地去救。有了純正的動機,還有正確的方法,合起來就是佛法的整個中心。純正的動機是慈悲,正確的方法是智慧,兩樣東西具足才能真正解決問題,否則我們只是一番熱心,結果慌亂一團。例如報上說,救災的東西到了災區,卻沒辦法傳到災民手上;煮了東西,災民吃不下,結果有很多非災民跑了來,爭先恐後的去爭取,而災民簡直像喪家之犬,面對這個破碎的家園,根本沒有心情接受賑災。因此就算你有純正的動機,沒有正確的方法,能產生效果嗎?誦經實際上是賑災的一部分,經的功德告訴我們,不但是究竟的災,眼前的災也一樣可以救。我們可以誦《金光明經》,它可以救現在的災,救善後,也可以救究竟的災。

解決究竟災 淨智、修行要並進  

我覺得更重要的是第三步,就是經由了解生命無限而去做,這只有佛弟子才能很認真的做到,也就是對佛法整個內涵有完整的掌握。今天在這種場合,能夠完全把握住佛法的已經很少了,不管別人能不能做到,至少我們曉得我們是把握得住的。因此,我個人的感覺,這個部分我們是義不容辭!目前我們的條件不夠,救現在的救不了,善後的還可以,而究竟的部分應該是我們最重要的一個重點。今天真正要談的就是第三部分。如果真正想要究竟解決問題,單單說「我信佛」是不夠的,要有正確的方法,這最深遠的道理就是《菩提道次第論》。那我們學到了以後,如果不認真去做,是對不起自己,也對不起受災的人們,這才是我認為重要而要談的問題。誦經之前但願同學把這個意樂好好的安立。  

如何做好第三部分的救災?怎樣做才能在動機方面、方法方面,產生最好的效果?我們重點是放在究竟上面。「究竟」是依佛法來說,佛法就是我們現在學的----《菩提道次第廣論》。很多同學都已經把理念建立起來了,可是在我們的認知當中,單單理念認知而不去實踐,對我們並沒有實質上的幫忙。因為真正感果的是業,當我們理論了解以後,會有什麼業?如果沒有其他因緣,第二世來的時候會有三種狀態:第一類,如果我只是文字方面消文得非常好,大家也很讚歎,第二世來的時候,會是個學者,腦筋非常好,世智聰辯,可是不一定會信佛。第二類,消文並不一定靈光,可是有信心,反正只要相信就對了,所以會出很多力,供養很多錢;這樣的人下一世來的時候,就是一個富有者,然後周圍的人會幫忙你,可是對佛法,雖然相信,然而還是進不來。還有一類就是持戒持得嚴謹,可是把握不住真正的內涵,這主要的是以出家人為主;這樣下一世就有貴的因,來世做官,但是佛法不一定相應。  

所以理論文字了解以後,如果不透過修行,沒有辦法產生一種迫切性,推動我們要去實踐的力量,那麼效果是不大的。照理說,這件事依法人的工作內涵應該是淨智處的事情,可是淨智處產生的效應通常不大。倒是廣福這一部分,由於慈心有很大的效果,我們願意投入,功德是有的,但是真正要想產生正面的效果並不大。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們並沒有真正按部就班,照廣論的理論了解以後,依法去思惟觀察,在內心當中產生真正推動的力量。譬如「暇滿人身」並不是指得到人身而已,很多人誤解得到人身就叫暇滿,其實暇滿裡十圓滿當中的「信言」,就非常難做到。得到了暇滿人身以後,就會戰戰兢兢地說:「我要修行、我要修行。」可是就我的經驗,現在鳳山寺的同學要去修行的推動力量並不強,我想在家居士更是。就算在福智法人做事,還是忙著把事務做好;還有一般在家居士,覺得自己已經很好了,一個禮拜當義工一次,乃至一個禮拜兩次、三次、四次、五次、六次、七次,覺得很歡喜。

由於地震故 策發精進提念力  

可是這歡喜的力量,並不是由於依法去思惟了以後,覺得暇滿人身這麼難得,所以我心心念念去緣法。進一步說,譬如念死,廣論次第第一步是從「念死」進去的,理論上我們很容易說得頭頭是道,說:三根本、九因相,希望得到三決定。決定就是決斷,決斷是透過理論的了解,如理的思惟觀察以後,內心產生非常強烈的感受。念死,不是因為念了死而怕死;而是當我想到要死的時候,我真正感覺到,要利用這個生命去修行,如果有修行,我死了也不怕,還覺得很好;如果不修行,萬一死了以後,眼前的一切都消失,而且要下地獄,所以非常恐怖。  我在一生修行當中,曾經有幾次這樣的體驗。念死心現起的時候,簡直是睡也睡不著,飯不想吃,逼在那個地方。可是據我所了解,要產生這個效果非常不容易。因此透過理論的如理思惟來推動我們的力量並沒有,這怎麼辦?問題是我們也沒退路啊!現在這個團隊當中,慈心、里仁、文教對世間有很大的好處,這個是事實。可是,要想強大的推動我們在佛道上走得更快,力量仍嫌不夠,這就是欠缺內心當中一種策勵的力量。  

今天大地震發生了,我們很幸運沒死。地震的時候,你害不害怕?我相信,我是這裡面害怕程度最輕的一個人,因為我以前有過幾次特別的經驗,所以地震搖了以後,鳳山寺的法師統統跑出去了,我還在那兒睡,一搖,馬上就把三寶的念頭提起來,心想:「我老啦,趕快讓三寶加持我,讓我死的時候不要太痛苦,能很快的再來。而且要我自己去找死,我又不會,這正是讓我換個身體的機會。」所以,我就蠻輕鬆的,還覺得高興。結果,一個法師馬上過來敲門,問:「師父怎麼樣?」「啊!沒什麼事啦!你趕快睡覺,別去管它啦!」我那時心裡面覺得很泰然。後來聽見小沙彌在下面嘰嘰喳喳講話,我忽然想起,鳳山寺的規定:凡是大地震來,負責的法師要聚集大家一起跑到下面去,我突然想起,我是帶頭的,如果現在躺在床上,那我是違法,應該趕快下來才對。  

一下來,心裡倒還沒有慌,就告訴沙彌班:「靜下來,念密集瑪。」過了一下,感覺蠻冷的,便上去想拿一件衣服。一上去,地又開始搖起來了,第二次搖雖然沒有第一次來得厲害,可是因為心裡沒準備,拿好了衣服便趕快下來,坐了半天,心裡面:「咚!咚!咚!」一直跳,這個時候內心一亂,想再恢復以前的泰然卻已不大容易。  然後看到那些小孩子,想到這裡有這麼多人,還有這些小沙彌,心裡緣掛著他們,因此稍微有點風吹草動,心裡便好害怕。我想到在若干年以前,我在念死的時候,心情就是這樣,所以逼著我全部緣著法,那個時候,這種力量最強。  

造任何一個業,意樂最重要,今天這個意樂逼著你朝這個方面去想,雖然你沒行動,但一定增上。以前儘管我們知道很多理論,都沒有辦法策發出這股力量,因為有很多實際上的條件,特別是在家居士,比較困難。我們現在精進七,前面是單提念力,後面就是想辦法去思惟,將來真的思惟就是要思惟這股力量,由於這股力量很強大,然後才會一心如法地皈依。

無限生命中 怎令心血付流水  

經由這次大地震,恐怖的心情提起來,策勵我們向這方面去做,實際上倒是幫了一個很大的忙,幫忙策勵我們努力去緣法的心。不僅如此,我從報紙看到一張照片,觸目驚心----有一個災民頭低下來,房子坍倒了,標題說:「他一生努力的血汗,轟一聲,坍了!他一生努力的血汗,地一搖,垮了!」我想:「如果是我呢?」如果你是他,你有什麼感覺?千辛萬苦,血汗掙來的錢,成家立業,買房子……,啪!一下,什麼都沒有了,然後只能欲哭無淚。眼前是我們看別人,有沒有可能會到我們身上來?有!在無限生命當中,一定有這種機會,所以要不要事先準備?難道要到了那一天,也像那張照片一樣登出來嗎?這才是第三層意義當中相當重要的一部分。  

不僅如此。在無限的生死輪迴當中,生命真正存在於物質跟精神。物質是精神的一個載體,也就是說,我們今天世間這些東西,只是支撐這個精神的工具而已。這精神或者直接來說靈魂,是我們住在房子裡的人,物質上的東西就是這棟房子。我們把剛才的例子更加強一點,受害者一生心血沒有了,有的父母被壓死了,有的夫妻兩人當中有一人被壓死了,或子女被壓死了,剩下孤伶伶的一個人,當我們死的時候是不是這樣?會不會發生在你身上?平常我們講無常,講完了以後總是想:「這個道理蠻有用!可是,等到我老了以後再說,退休金存放了再說。」然後兒子要娶、女兒要嫁,不曉得要做到什麼程度,可是等到兩腳一伸,什麼都不見了。  

今天這些人都是我們的大善知識,他們以生命來策勵我們要努力,假定我們真的因為這樣的因緣而提升了,他們一定也有一份功德,佛法就是這個緣起之法,也因為這樣,我們才真正的感受到菩提心的發法。所以我來就是要告訴大家,這次地震以後,各位內心有著一股強大的支撐力量,第一個念頭:「這個大災難!」第二個念頭:「總算我們還有學到佛法,不管生者、亡者,我要在這個點上好好的努力!」我們已經白白浪費無數的生死輪迴,如果這次我們能夠提起來,多一個人提起來,就多一份功德,而這個功德是無限的。如果我們誦經的過程能夠把這個念頭提起來,這個功德就對了。至於正念的時候,虔誠恭敬地念,事前我們一定要好好的發願:這個災難是人人都有可能,而且我自己也是無法避免,因此,我今天有幸宿生積了這麼大的善根能學佛,難道願意把一生的心血放在物質上,而最後看著它坍倒嗎?我們豈不應該及早做準備!這是非常重要的。  

今天我看見報紙上又說:有些人恐嚇大家,認為還有更嚴重的災難要來。這樣恐嚇別人不可以,可是以此策勵自己是應該的。我們學了佛,了解一切都是業感所得,「死亡‧奇蹟‧預言」書中告訴我們的那一幕,關於未來的災難,我想大概慢慢地會呈現。雖然現在的確有很多地方已經改善,這點我非常讚歎各個佛教團體所做的努力。而且除了佛教界以外,還有其他的人,大家都盡心盡力去做,所以這個災難是一定會減緩。可是以精神層面去看,好像這業並沒消掉!而且還每況愈下。所以我們遲早一定會死,不用等到百年以後,這情況隨時都會來。今天趁這個因緣,如果我們好好策勵,即使災難不來,我們也像廣論上講的一樣,利用這個人身,積累一點善淨之業,這不是非常有價值的事情嗎?因此及早做準備,才是真正重要的,千萬不要說等我做好了什麼以後再做,而且眼前就要去做。

皈依且行善 自救、救人皆圓滿  

平常我們繫念三寶,懇切皈依的心很難生得起來,現在這個大災難讓我們了解一個事實:當我們生命消失的時候,「諸業於生死,隨重近串習,隨先作其中,即前前成熟。」也就是說,死的時候哪一個先感果?重業第一,近第二,串習第三,先做第四。這對我們修行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情。如果你有修行,造重的惡業是不會,而重得保證我們上去的善業也沒有。可是有一樣東西----近業,很重要,那就是在靠近死亡的時候,如果皈依現起,就會朝這個方向去。即使我們無始以來造了很多惡業,皈依業先來,這個業就會先感果,這就是保證增上生能夠走得上去的根本原因。也就是為什麼希望各位理論了解了,還要各位做義工。因為我們平常的業並沒有很強烈的意樂在推動,可是我們覺得我們需要,也願意去做。平常已經造這個業,再加上臨終的時候,皈依的念頭提起來,那我們要走的地方就是我們所希望的,所以也是串習,也是近。  

等一下大家回去以後,就去皈依,不要說閒話,念觀音菩薩也好,宗大師也好,或是密集瑪當中的最後兩句:「雪頂智巖善巧宗喀巴,賢慧普聞足下作白啟。」或者你念「皈依上師、皈依佛、皈依法、皈依僧。」心裡很懇切地念。如果在鄉下,像鳳山寺那樣,還可以跑出去空地逃生,在這都市根本沒地方逃,就在心裡很認真的念。但是平常如果沒有經常訓練,到時候心情就容易亂,念不起來的。民國七十幾年的時候,我住在華藏講堂樓頂上,有一次發生地震,剛開始很害怕,後來幸好三寶的加持,我很懇切地皈依,最後餘震來的時候,因為念力一提起來,我躺在床上,地震搖得厲害,我就高興得厲害,當時想著:「這個世界不理想,上師你把我接去了,到更好的地方去。」心也非常平靜,搖過了以後,這種情緒還在繼續。這也是因為前面我已有很多次的經驗,所以我建議你們平常的時候,不要小看這件事情。  

我們在精進七當中,希望大家先單提念力,就是在緊急的時候,你可以馬上派上用場。但是正式修行的時候,不是用這個原則去做的,這點大家注意。如果你對無限生命這觀點始終不很確定,皈依你就辦不到。你也可以姑妄言之,因為萬一到時候真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怎麼辦?我想至少大家這個力量一定有。在座的諸位都信得過生命無限,可是總放不掉現在的事情,這是一個很實在的問題。最近我會介紹大家兩本好書,我會專門講解,就是「死亡九分鐘」和「我所見過的靈界」,希望對你們生命無限的概念有絕大的幫助。這本書如果不透過廣論來解釋,有的時候我們會不太懂,好像跟我們了解的佛法不一樣,這是因為我們了解的佛法不夠。  

透過這次的經驗,如果能策勵我們平常就好好去做,那麼這救災工作,我想就有非常深刻的意義,不但救別人,還能救自己。當我們自救、救他兩個都能走上去的話,就能圓滿的成佛。今晚我到這裡就以這個問題來策勵大家,大家共勉之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