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不及了!現在的我若要回答這一個終極答案,僅能真實且無限感慨地說:『SORRY~~』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一旦開始把一個『地區』視為田野,那麼,相信每一位工作者對於每一次的造訪都會細細提出:『現在發生了什麼?』『我在做什麼?我應該要再做什麼?』『這是這樣嗎?這樣對嗎?』。上述諸問題,於這段日子緊緊跟隨,混合成一股壓力與動力的複合物。

從一個簡單的行為問題出發,開始了探索以及拼圖的過程。縱使一路跌跌撞撞迷迷糊糊,然而,總還是會在將所有的叉路走了個遍、犯下一堆錯誤之後,迎向最終的出口。若將行為置於時空架構中,那麼被批為過度『唯心主義』的文化關注,個人卻認為其於精神以及哲學上的解答,實乃一值得投予學術資源的出口。這一回,我竟然沒有走到這個出口!

世界觀以及未來觀的探索,能夠把行為問題提升至一個足夠的高度。從這兩個文化觀念出發,行為的展現始能抓到最根本的源頭。然而,受到個人智識積累不足,以及畢業在即的時間壓力,只能望著這個迷團,唉聲跺足~~。那一種明明知道解答就在那裡,卻搆不著的怨嘆,真要比擬,就好似明明知道媽媽今日煮了自己最愛的一道菜,卻無法吃個痛快,僅能聞著冒出來的香氣解嚵一般(然後,自暴自棄的想:如果不知道就好了......)。世界觀以及未來觀的內涵為何?這問號將一直保留著,並做為下一段學院學習的主方向,直到我能說出些東西為止。就目前而言,僅根據指導老師於談話中無意的提及:未來觀可以在一個民族怎麼教育培養他們的後代中,得出一個輪廓。雖然還是朦朧,但是這一個地區的孩童培養以及教育,實非受『士大夫觀』根深蒂固影響的漢人們,能微笑以對的現象。整個村中唯一的學習資源來自於國民小學,地區無書店(倒是有很多雜貨店)、家中未藏書、對於書籍沒有愛護的意識與行為、孩童所受的教育內容未得到家庭的關心、教育時間普遍較短。小學前期的孩童,天真浪漫、玩樂度日,然而,卻能從其口中聽到其不經意吐出問候他人父母的國罵型辭句(雖然,接受對象不是我)。聽到那些辭句竟是操著稚嫩口音,比起普遍經濟狀況不佳的現象,更令人難受!這是這個族群的未來哪,不是嗎?

我很遺憾,沒辦法描繪出族群的世界觀以及未來觀;我也很遺憾,跳躍在山水間的純真,不是來自高素質的文化教育刺激。

Really, I am sorry!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