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短的很,而且高,每次上課都要等很久的電梯。View超差;完全感受不到天氣的變化;沒有可供互動的開闊空間,實在是一個標準的溫室空間設計。推甄的時候晃過幾間,就屬這個研究所的味道最差。遠離主要的校區頗遠就已經是一個很致命的缺陷,還將本來為實驗室設計的空間拿來當辦公室,那你就可以知道這個空間,人不是本來主要的考量點。

然而,我還是選了這個所,非常乖巧地待了兩年。原因很單純:當時所上的六位老師,有五個都是可以幫我開窗的人;而且招生人數少,可以和老師以及同學有較多的接觸討論。尤其,想待在這個城市唸碩士,其他縣市的相關科系都未納入考慮範圍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
名字真正的被列在牆壁上之後,才開始耐心地認識這個長廊。此處確實是一片天地,每個老師都有他所努力經營的一塊小田。儘管這塊田可能本質上沒有多大的差異,工具也都用同一種,只是差別在種下的種子不同,所以有不一樣的收穫;不過,這群農夫們彼此間所具有的迥異特質以及世界觀,讓我感到有趣極啦~~。於是,長廊的長度也因此開展。

兩年,好多地方都只有淺嚐即止,如同摩托車騎士般窩在座椅上瀏覽(好在不是開著跑車,咻呼一聲,奔馳而過)。而自己的指導老師,是這段時間投入最多精力去認識熟悉的好農夫。她的農作物和其他老師不同、工具不同、甚至連田地也不同,吸引了許多有趣的小徒弟們,那是一群優秀勇敢的學長姊(以及平凡的我)。

長廊之所以長,在於每一個點都挺深,光是當個門外漢便要耗掉不少時間。處處學習,步步成長。然而,此處遺憾在於太過封閉,一種屬於溫室的觀點與生活模式瀰漫,待在這裡,聽著大家口裡的公共衛生,不免懷疑這個真的存在每個人的想像世界中嗎?公共是深刻地烙印在思考模式以及行動中,還是只是一個身處於這個圈子的語言罷了?很多時候,是很懷疑的。

今年八月馬上要移動到一個嶄新的空間,不再附屬於醫學院之下。好期待哪,搬新家!希望那裡不再是長廊,而是廣場;不再是幾個人悶著頭說說聊聊,而是用最虔誠的心情去探索這個其實既新穎又陌生的世界。然後,確定自己的存在~~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