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關齋戒。真的是師長加持…...。

受戒前因為某些境界,看清楚:「其實自己什麼都沒修哪!」在團體以及在學校的狀態,完全是受業力所推動,別人看起來外相好看,但是其實我自己內心煩煩惱惱,並沒有如法行持--特別是「觀功念恩」這個法!我沒有老老實實的觀師長功徳,每一次的學習,到最後其實都在展現自己的能力,求的是名聞利養。狀況很糟!所以,「病」的狀況一天比一天嚴重(但是自己毫無知覺)…。這種狀態不發病則已,一發病真是勢如猛虎--參加齋戒前的幾個禮拜,往下掉的非常誇張。

就像起廣法師說的,自己覺得很順利的時候,其實一堆問題;很痛苦的時候,其實反而是師長加持。像二十班的這個境,我唏哩呼嚕的往下掉,突然之間對法人活動都沒有興趣,也不想提起心力去做、去對治,到最後只剩下廣論課「願意」去上、老大的話願意聽,其他的都不想接觸,自己把自己封閉起來,整個人陷入了一種莫名奇妙的情緒當中,真的是毫無生氣(老大說我元氣大傷),像一個行屍走肉。

不過,真的,只要曾經接觸過法人,師父就不會放棄。首先是如證法師的「我的學思歷程」,稍微幫助了我--法師的量很高,他能夠跳出來,用「理智的我」去對治「情緒的我」,最後,近一步的把自己調整到「快樂的頻道」。他想,師父看他這個樣子,一定也很難過,所以最後決定笑著面對師父,從那一刻起,他就改變了!

我看到這裡心裡有一點點感覺,像我這樣死樣子,師父看到一定會很擔心,很難受;關心我的人看到也會很擔心,為我緊張,所以,我要努力的把自己調整到快樂的頻道。但是,該怎麼做呢?我總算開始老老實實練習觀功念恩、隨喜(隨喜自己)。而且,告訴自己只要這兩個做到了,就是那天最大的善行。每天用國中聯絡簿紮紮實實的做。

將近三個禮拜的日子中,透過聽廣論、寫每天的定課、思維法義(這時候聽死無常就變得很有感覺),找機會和老大互動,我慢慢的在「感覺一些感覺」。第一個是不相應的感覺、對佛法嚴重信心不足的狀態-這種拉力很真實,如果沒有團體的力量,再加上自己又沒有對師長修觀功念恩,真的會中斷離開;第二個是傲慢的狀態。因為每個人的因緣不同,所以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迅速的對團體有相當的信心。但是團體當中很容易會把對文字的認識以為是有如法的修持,然後開始擺起高姿態「敎人」,一定要人照著某些方法去做。那種感覺真的很差(自己就常常犯這種過失)!這陣子,我確實有病想,但是對於好心關懷但是擺起教人姿態的同行也確實會「自動彈開」(心裡會自動彈開)。這時候才深深感覺到,關懷人必須觀顧一個人的緣起,認清自己其實什麼都還沒有修,才不會純好心做錯事,搞出違緣。另外,透過每天每天的寫功課,也可以慢慢慢慢的感覺到師父對我的疼愛(就像性莊法師說的,師長對你的恩是無所不在,但是你要伸出手去抓);最好的善行就是依止師長、做師所喜。

八戒的兩天,身體狀況不太好(第一天是昏沉、第二天是頭痛欲裂)。但是心理狀態非常好,康復的狀況比我預期的還要快非常非常的多。剛到鳳山寺的時候,我覺得自己真的像一個受重傷的小動物,好像左手臂整隻被削掉,四肢不太能用的殘廢感,但是離開鳳山寺之後,雖然左手臂還是頓頓的,但是在心裡已經能坦然面對,靈活許多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師父,禪聞法師對我們真的很好,把法義開示的很清楚。法師說:會不會得到苦果,是我們要斟酌的。學佛,要和生活結合在一起,要好不要壞。什麼是好什麼是壞,來自於我們的認知,衡量見解很重要的是業果。

晚上則是再一次的策發我們皈依的心。法師說,讚頌是很好的方法,要我們好好培養和三寶的感情。我聽完禪聞法師的開示後,決定要好好的跟三寶培養感情。該怎麼做呢?思惟師長功徳、念師長的恩,和師長「好好的培養感情」。隔天的小團體互動,師父,我又知道了一個和您、和佛菩薩培養感情的方法--祈求。性莊法師說,什麼事都可以告訴三寶,就是那種掏心掏肺的感覺。聽了以後,我心裡真的是有所觸動。也決定,我一定要好好的做,不管什麼事,都要好好的跟師父稟報、告訴師父。師父才知道怎麼幫助我哪,不然您一定會很擔心,我都不找您講。(師父,知道怎麼祈求,是八戒最直接的受用)。

最後,大聲的答應了如亨法師:是啊,我可以再有耐心一點、再溫柔一點、對別人再好一點。consilience會很努力的去做的...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