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2005/9/20  907實習

這個班級比較安靜,非常壓抑,動作跟微笑都充滿著試探與限制。加上了這一堂課我又設計得不夠有趣,所以有孩子睡著了。下課之後,范老大嘗試要形容我的上課氣氛與方式,卻一直無法順暢達意。於是,用一個問題問我:「上課前問自己--這群孩子,對我有什麼意義?」我回答不出……。老大,你真是非常精準哪!一個完整的哲學體系不見得能夠改變我,但是,一個探索式問題絕對能夠產生這種作用。

從這一點想下去…,908,每回課上砸了都很難受、鬱悶,特別是這個班的孩子,每一個都是發自內心的喜愛。我在乎他們的表情、姿勢、心情與學習,我在乎他們的日常生活、未來規劃,我也在乎他們覺得我是一個怎麼樣的老師。也就是說,這班孩子,他們是我人生的一部份。而這些年累積的能量,我確定自己想要頃注在他們身上。他們是貴客哪 (儘管,對於908來說,這個實習老師的出現實在有點擾動了他們本來的生活……)

那麼,其他班呢?907.810.803呢?老實說,其實我連這些班孩子的樣子都搞不清楚,甚至是小老師。(不過,803倒是有幾個比較記憶深刻的臉孔--因為他們皮)。我就是一副知識轉出者的模樣,沒有把自己放進去。這裡說沒有把自己放進去,不是沒有再對於知識思辯重組,而是我的生命,在課程內不見蹤影

◎2005/9/21  810實習

終於,有了一個答案(雖然我知道答案遠不止於此)。

這天上的是急救基本概念。急救是一門技術熟練課程,必須進行大量的操作與示範,並且牢記基本原則,另外加上老大昨日的問題,導致今天有不同的氣氛。那是一種跟學生靠近、嘗試去把我跟他、他跟知識之間的距離拉近的氣氛。那麼,我是以什麼心情與態度把自己跟學生的關係拉近呢?(這似乎可以部份回答老大當初的問號。)

一向都有基本責任感,但是缺乏教育愛。

這就是根本--不夠用心去愛這群孩子。908自然喜愛,甚至期望每個都可以對自己有一個未來期許、每一個都可以充滿信心與熱情的表現自己,關心世界。於是,能夠認真的觀察每一個孩子,去付出關心與教導。而其他三班就缺少這份心情,導致老師從中發現整節課程所散發出「與我無關」的氛圍。

沒有付出「愛」的能力,這廣泛的表現在我其他的行為舉止以及思維之中。我對父母、對兄弟姐妹、對親朋好友、對過去的老師們、對週遭他人、對世界環境、社會現象所付出的愛,不夠。不知道在吝惜什麼、害怕什麼,為什麼會無法付出呢?

直到接觸了908班,才發現,其實真心愛這群孩子時,並不會想要保護自己、吝惜任何目前所有,而是想讓他們的視野能夠透過我小小的力量,得以擴大;透過我的存在,得以或多或少擁有快樂善良的環境與日子。最好,還可以協助他們找到一個適當的生活方式,朝目標走去。

對於他們大小事情的要求,並不是因為老師個人龜毛,或期待一種莫名的整齊,而是我期待這些孩子可以經過這一段學習,擁有基本知能、適當的處事態度以及對於身處世代的責任與承諾。

如果能夠從這樣的感情出發,再加上點點相連與面面相接的健康世界系統觀,那麼,我的行動便能在充滿生命力與情感能量的情況下,擴散…。學會付出愛--不吝惜的、不論身份的,對自然人物與生態,付出我的生命能量!當真心把用自己投入之後,那股力量將能夠撼動周邊的情境,而自中也將發現存在的意義。

「You can give without loving, but you can never love without giving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不論做什麼,擔任什麼角色,都必須先問—這是我的信念嗎,並且我熱愛這件事情嗎?在這個先決設定之下,應該怎麼做呢?consilience,往後請記得這樣過你的人生…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