禮拜三,上完生命教育,老大依慣例問我有何感想。

我看著那個罐子,很痛苦,因為那個罐子告訴我---你的生命就是這樣,就跟這個瓶子一樣,非常有限。   而我呢,在這有限的資源中,做了什麼事?我有沒有認真的經營自己的分分秒秒?有沒有好好的檢查自己的心,去除無明的習氣?

打電話回家詢問媽媽,自己有什麼習慣,是三歲以前就有,而且到現在還是沒改…媽媽說:「你從小就比較粗心,動作很大、很容易把東西弄壞、精細的工作做不好;另外,從小吃飯就快,不會用走的、只會用跑的。」接著,還說了很多妹妹和我小時候的趣事。當時,電話一頭的我,聽得狂笑不已,但是,電話掛掉以後,也很汗顏…25年過去,這些習慣還是在,心還是很粗…,事事魯莽、事事隨意,漫不經心。

說完了我的感想與心情之後,老大將常師父與弟子相處的這一則故事,告訴我: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    
鳳山寺有一名出家僧人,以細心聞名,以此之故,被如證法師推薦作為常師父的貼身侍者。常師父身體一直不好,受病所苦,服侍弟子需將每日服用的藥物拿給師父服用。於是,該名侍者將一杯水以及藥物拿給師父,說:「師父,你的藥。」師父罵他:「吃藥就吃藥,喝水就喝水,為什麼又吃藥又要喝水?」於是,下一回,該名法師便拿兩杯水,說:「師父,吃藥(先將一杯水放下),喝水(再將一杯水放下)」師父罵他:「為什麼吃藥喝水要用兩杯水,這麼浪費」弟子不知所措,戰戰兢兢,下一回又拿一杯水,說:「師父,吃藥」師父又罵他:「吃藥就吃藥,喝水就喝水,為什麼又吃藥又要喝水?」弟子嚇得不敢出聲,不知道怎麼做才對,痛苦不已…。

有天,如證法師到常師父房間,說:「師父,這位是寺中非常靈巧精細的法師,你覺得他服侍的怎樣?」師父帶氣的說:「靈巧精細…?靈巧精細的瞎子,真討厭…」
 

如果我是常師父的侍者,該怎麼辦?該怎麼改?師父到底要告訴我什麼呢?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達賴喇嘛說:『用平常心去生活。用心去經營你的生命。』什麼叫做用心?菩提心。無上菩提心。師父最後罵的話--瞎子,是很明顯的提示…。明白的說出該名服侍法師雖然靈巧,但是這種習氣來自於無明。學了佛法之後,應該要將自己的所作所為一一檢視、仔細反省,好好經營自己的每一個思緒、決定、動作,認真將自己的生命與佛法相應……。拿藥給師父吃,也要從心念開始--下士道、中士道、上士道--一層層的推演上去,當動作出來的時候,「心」便止在無上菩提、無限利他的狀態中。所以,一個有修行的人,每分每秒都是菩薩;像我這個沒有修行的人,大部分的時間…不是瞎子、就是畜牲(累了就睡、餓了就吃),偶爾當個人,也不一定是走對的路…。

想通了這點,並未帶來任何的欣喜,反而很鬱卒。每一分每一刻檢視自己的心念、經營自己的生命,是非常辛苦的。我們凡夫,受過去無明串習影響太重,總是看不清楚、想不清楚,一直都是個瞎子而不自知(套句達賴喇嘛的形容---過去無明所造的業,就好比兆萬富豪的存款一樣,怎麼花也花不完)。我這樣鬆懈、這樣懶惰怠慢,連自己都幫不了自己,還怎麼去幫別人?依照目前自己的程度,真的是沒有辦法待在複雜紛擾的世間…,世間生活太緊湊、俗務太多,我又幾乎沒有修行,只能在毫無知覺、不夠精進的狀況下,讓無明習氣有串連的機會、讓自己不停的造業。所以,必須讓自己的生活越簡單越好、俗務越少越好,生活當中與三寶接觸的機會越多越好,這樣,才能越來越精細的去矯正、擦拭受到無明所沾染的心緒。(雖然,光想就很累、很辛苦--沒辦法…,程度太差--但是,這是生命的唯一出路、解脫眾多生命的唯一方法)
 

經此番思辨,再回到自身身上檢視,便發現…無時無刻,我都在緊張;無時無刻,我也都在鬆懈(所以魯莽)。非常迫切的,需要把心放下來、細下來;非常迫切的,需要不停的告訴自己--恆持剎那、念念經營。努力提醒自己:現在正在做什麼?為什麼要這麼做?佛會怎麼做、怎麼想?我應該要怎麼做、怎麼想?想清楚了之後…便定下心來,照著佛說的去做。
     
種因吧,不停的種善因吧…。讓自己生生世世都不離三寶的懷抱;努力找回自己無限生命中,本心清澈透明的模樣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