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家中十個小孩中的獨子,自然備受寵愛,蘋果姊姊削好了皮給我吃,媽媽把湯裡的香菜挑出來後我才喝,愛飆車,父母雖然擔心,還是買重型機車給我,只是常常問:『你開多快啊?』不過那時我騎車最怕看到電線桿上的標語是 – 天國近了。

到了研究所,因為念清大,所以常到鳳山寺當義工,也開始接觸佛法,念到業果,開始不太打籃球,因為自己籃球打得算很好,假動作當然很多,念了業果,心想既然是假動作,不就是欺騙嗎?可是又改不了這個毛病,只好不打了。

同時間摩托車也開始不加鎖,因為覺得我以前應該沒偷過東西,結果車子真的掉了,心想,喔,原來我以前是偷過東西的,幸好也沒挨爸爸媽媽的罵。不過後來又找到了,就想可能偷了東西又還了吧。

那時還交了女朋友,經常右手牽著女朋友,左手數著一串佛珠,因為佛珠讓我有很安定的感覺。快畢業時想到要出家,就跟女朋友說:『我很可能要出家,你還是另結新歡吧。』

結果去當兵,軍隊裡的阿兵哥們談的都是女朋友,受到感染,又想交女朋友了,於是打電話給才分手的那一位,結果被拒絕了,還滿傷心的。

退伍後,進了工研院的光電所上班,那時又交了一個女朋友, ( 可知法師多帥了吧。 ) 不過那時也開始念廣論,開始思索人生的目標,念了一年廣論後,又開始思考出家,在紙上列下一條條交女朋友的過患,例如她心情不好要安慰她 -> 浪費時間‧‧等等,結果被女朋友看到了,那時自己也覺得成家立業意義不大,以前曾經覺得自己結婚穿上禮服一定帥呆了,那時居然覺得猶如囚衣,如是真的認真的看待無限生命,就決定出家了,這是第一次建立了人生的目標。

父母當然不捨,尤其是媽媽,到鳳山寺來省親,看到我居然連香菜都吃就哭了,聽到我一天只能吃兩餐又哭了。但我知道,並告訴媽媽,如果我不出家,你將會煩惱得更多,終於在三年後,媽媽放下了。

出家後當師父的侍者,你們可以想像我這種人當侍者,師父有多辛苦?那時師父已經需要坐輪椅了,我推輪椅就依我自己走路的速度推,結果師父停下來後跟我說:『請你推慢一點好嗎?』我後來才知道,師父那時很瘦;瘦到皮包骨,身體又不好,坐輪椅上已經很不舒服了,再坐上我的雲霄飛車,真的很慘。

於是我開始用心照顧師父,例如師父上洗手間,我就幫他把拖鞋轉個向,心想這樣師父等一下出來穿時比較順腳,可是師父說了:『我得扶著牆才能穿鞋,你這麼一轉向,我就難穿了。』如瑞法師說到這兒,有些哽嚥的說:『師父以他的生命教誡;若依自己的方法關心別人,每個人都會,真正的幫助是要了解別人。』

從此我第二次建立生命的目標,因為我看到師父生命之超越 - 捨己為人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