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學習廣論時,我有兩個特別相應的地方:第一它「有次第」、第二可「用於日常生活中」。未學廣論之前,生活中遇到很多困難、疑惑,學了之後,內心覺得很穩定,遇到的困難也慢慢獲得解決。所以聽師父錄音帶,聽到相應處就很歡喜,這種歡喜不知該怎樣形容,我就用一個例子來說明:

我讀研究所時,有次論文寫不出來,有些苦惱,正好聽到「依師軌理」中,師父特別提到:「師長是無時無刻在幫助我們,只是我們看不到。」剛聽這段話沒有特別感覺,但在寫論文過程中遇到很多困難,總覺得和老師有點距離,這種距離很難想像,只覺得無法與老師親近。聽到此段開示後,知道師長很想關心我們,我覺得自己應該去試試看,就去找老師。

剛開始在門外徘徊,不敢去敲門,因為要將問題告訴老師,有些害怕。後來進去告訴老師自己寫論文遇到困難,不知該如何,老師聽了說:「你可慢慢做,後續我會幫你。」就這幾句話而已。後來老師真的幫我,還說:「你學長有做些實驗,如果你有的做不出來,可請他提供給你;如果是怕論文不能過,你只要不緊張,那些口試委員都是我的朋友。」這時我才體會到,原來佛菩薩和很多師長時時刻刻都想要幫我們,只是我們不敢跨出那一步。跟老師說出我的困難後,困難慢慢解決了。那時再聽師父講的這些教授,就覺得可以在日常生活中運用。這些是我初學廣論的經驗。

後來進入僧團,在僧團常有機會聽師父開示,但那時也不是很珍惜,對於廣論錄音帶也不常聽。當時最在意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常常在看侍者,因為當侍者可以接近師父、是最紅的。那時,常向侍者打聽師父給他什麼教誡,對廣論及師父的引導都不太注意。在這些過程中,每次師父上課我內心就有些緊張,因為師父所說的內容我都沒有記得,只在注意師父在做什麼,因此師父每次問問題,我都緊張得頭低低的,怕被問到,因為問到我一定不會。

就這樣過了一段時間,直到師父及如證法師特別提到,「你們有時間要多聽廣論」,如證法師後續也再跟我說了很多遍,他自己也如此做。我就很認真聽,有時三點就起床聽,因為平時沒時間,聽了一段時間後,那些很相應的內容就慢慢出現。例如師父常說:「你們不要把我當病人。」「加持是自己加持自己,你要努力啊!你要自己努力啊!」感覺到就是「獅子搏兔子」的精神講得特別多。而我以前就是那種軟軟弱弱的,很多事都不敢做。

有一次聽到與法相應的時候,很高興,就趕快去把一筆供養金領出來,想趁此機會供養師父,感謝師父。

那時,師父在園區,因此我就到園區,跟如證法師說:「我要供養師父。」如證法師說:「很好,快去!」進入師父房間,我跪下跟師父說:「我供養師父有三個願望,第一個,希望師父長久住世常轉法輪;第二個,希望自己能把師父這些法承接下來,成為師父的心子;第三個,希望自己能當侍者。」如證法師在一旁看了也很高興。過了幾天他跟我說:「你這幾年真的有改變,沒想到你很勇敢的去求。」

我為什麼講這些?因為那天我是鼓起很大勇氣,當時覺得如果不去衝,如果沒有「獅子搏兔子」的精神,我這一生大概就沒機會了。所以當下,那種心力就提起來了,心裡很歡喜,我自己也沒想到會這樣。以前我根本不可能去求當侍者的,雖然會探聽,但要我去,我不敢去;若說跟別人去還有可能,自己一人去則不敢。

有一天聽到法相應後 知道師父的精神就在每個當下,提起正念、正知來面對每個境界。那次對我來說印象很深刻──聽一聽就得到師父的加持。後來有段時間因師父圓寂心裡很亂,心想善知識到底在哪裡?聽師父錄音帶,師父常說:「善人是我師,惡人是我資,三人行必有我師焉。」因為師父常提這段話, 因此印象就愈來愈深刻。師父還說:「你要學的,應該是改善自己都來不及了,哪還有時間去管別人!」聽到這幾句,心裡覺得:原來這就是用功的重點。所以有幾次境界,就是透過師父的加持慢慢改善。

我舉一個例子來說:有一天早上,遇到一位居士,原本約好晚上六點四十分要談事情,結果我等到快八點還不見他來,心想這位居士還真大牌,讓法師等這麼久,這個人沒信用、不準時;還想到很多他以前的種種。那時很生氣,就跟旁邊的法師說,我們走了,不要理他。

那時想到師父說,「惡人是我資」,他是給我資糧的機會。想到忍辱度時,就想他是不是故意的?還是他本來就有這個習慣?又想到這是自己業感,想到這些心情就比較好。後來又想到自己若能透由此次淨除一些惡業也不錯。

後來直接去找那位居士,看見他在跟某人談話,剛開始心裡有些難過,本想不理他了;後來又想這是學習的機會,這是資糧,就去了解他。先問他談的狀況怎樣,他說跟其他人談得很高興,我心想:「你談得很高興,我可不高興。」後來再慢慢談,他就開始把他談的經過跟我說,他跟我講很多,我也沒說什麼,到最後他告訴我一句話:「今天是我最高興的一天,我從未在法師面前說這麼多話。」我那時都沒說話,實在講不出什麼話,可是突然發現,我跟他關係就改善了,藩籬突然不見了。後來他就跟我說:「對不起!對不起!我忘了時間。」自從那一次後,我跟他的關係就整個改善了。

在這過程中才慢慢體會聽師父的錄音帶真的有加持,而且真的是有法在裡面,讓我們來學習,過程中也慢慢體會到和師父相會是很重要的。

每天聽師父的引導,我就這樣聽了一年多,每天都感覺到得到加持。以前覺得要接近師父一定要靠在師父旁邊,可是現在覺得不是這樣,每天聽師父的教誡就會有感覺。

廣論上說:「於善知識所有言教,安住無違近一切智。」我們不是要求一切智智嗎?我就好好學習師父的這些言教,好好去做,這不是很好嗎?還有一段:「恭敬承事可親師,為引慧故求多聞。」我是為求法而來,親近師長,不是只跟在旁邊當個跟屁蟲。

想到這些,我覺得這真的是很寶貴,所以現在很珍惜,雖然每天只有半小時跟師父相會,但這相會非常、非常好(福智之聲165期)。

Posted by consilience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