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在全台最大的都市中與一個山水環繞的鄉鎮中,處理心情低檔的方法會有差別嗎?或者,換另一個方式形容:在受所謂的高等教育城鎮以及長大的家鄉,當必須消化那股或許沒來由的沉悶時,方法與效果有差別否?

如果待在家鄉,換檔的方式便清淡極了。騎上有我一半年紀的摩托車,往山邊或海畔邁去,用不著抵達目的地,光是那段路程,就已能讓我精神抖擻、猶如重生。或許正艷陽高照,一切看起來是這麼的慵懶、清晰,特別是山邊居民,總是笑著,與其就這麼相對,不多久,嘴角便會自然而然上揚、說話聲音也漸漸恢復了靈動大聲的活力狀態。若是陰雨籠罩,風勢以及程度不一的雨,竟然也能讓我哼出歌來!在這裡,心悶鬱結似乎難了點,整體地理景觀、鄉鎮風貌、居民性情,營造出了爽朗的氣氛。

台北,總是一付沸騰騰的模樣,城市的變換程度或許可以使用『月』為度量單位。在此處的行動的媒介,除了便捷與四通八達的公共交通工具之外,還有兩支健康勇壯的腳,能帶我四處胡混。可以消耗時間的名目,多不勝數,日新月異的花樣讓人嘆為觀止。儘管如此,在這個城市,卻惟獨芭樂型的劇集可以讓自己從低檔的狀態中恢復。通常都是韓劇、武俠劇(查爺爺,對不起了、以及部分的日劇,而且,劇情越是公式化、演員表演方式越白爛誇張,治療的功效就越顯著。舉幾個經典例子:藍色生死戀、情定大飯店、戀愛革命、長假、射雕英雄傳、笑傲江湖、天龍八部等等。當然還有很多肥皂芭樂沒列上,不過大概都是上述幾部片的類型劇(娛樂事業其實超愛玩複製遊戲,不僅是學術研究而已)。

不必用心欣賞、不用動用太多腦細胞,靠著這些重口味的七情六慾,讓人暫時脫離現實的五味雜陳。

離開家鄉,待在大都市,這種排遣的模式不知道是不是會穩定的持續下去,終會莫名的成為無營養娛樂事業的支持者?

是呀,這些故事可以長年的被播放,表示了這類型劇集一直有穩定收視群。他們也是把此作為一個生活轉換的機制嗎?為什麼沒有做出其他的選擇?待在一個追求現代的城市,整理自己的方式卻是這麼『不現代』,喝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