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紀念,那就表示將要別離。而這一次,只打算在自己的網誌裡面勇敢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因應碩士路程的選擇,隨之遇到了某位氣質獨特的同學。極度聰明,從小就天賦優異,擠進了幾乎每個理組高中生都曾夢想過的台大醫學系;慣於深度思考,在忙碌的醫學課業中,依然能選讀輔系,並因此一頭哉入了社會學以及哲學的世界。

高傲,也孤獨。偶爾溫柔,大部分的時候都冷漠。常常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。

每一次的聊天話題都很嚴肅,但也讓我因此可以更深刻的挖掘自己的真實,反思事件、權力、知識以及教育;甚至,偶爾產生了不服輸的心態,隨之自發地積累了社會科學中若干論述與理論內涵,使得自己能夠和他再度相對,不會總是處於挨打或聆聽的被動狀態(老實說,從來都沒成功過)。

本來,只是一個氣質與見解獨到同學(對於這個所上的碩士班學生而言),然而,竟然開始不自覺得想起他。甚至掛心其是否健康(不論是生理或是心理),經濟生活是否無礙,期待有人可以與他相對、談話或分享,以稍微排遣他的鬱悶。慢慢察覺了自己不尋常的情感轉變,躲藏壓抑,期待能因為田野研究的進行,而巧妙的把這段感覺遺忘。不過,依照自己從小到大對於依戀對象總是死心眼的好習慣,若非徹底地離開那個場域,恐怕是沒辦法完全的展開另外一段可能。

就是現在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離別前夕,祝福他。祝福他,能夠順利完成他想要的論文;能夠再健康一點;能夠衣食無虞的朝下一段學習邁進;能夠.......記得我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曾經稱讚對方;曾經這麼頻繁的聊天。慶幸有這些記憶可以寫成回憶。24歲的我,喜歡這個同學。很單純的,不是經過何社會價值評斷之後的喜歡、掛念,完全是因為,對上頻率。如果可以,真想給你一個擁抱。當然,這依然只發生在網誌裡。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