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苑的精彩人生課程,長期以來一直都覺得太過「平淡」。不論是在次第的安排,或是在內涵的帶領上,我常常都搞不清楚--這和主題有什麼關係?這個內涵的法理依據是不是抓錯了!?這樣表達大概沒什麼人聽的懂!(……反正,總是有種種的理由讓我「順理成章」的觀過。)

沒想到,這一期的學苑的儒家文化,開始擔任護持義工。這個承擔的機會,其實自己非常不樂意,覺得這樣的一個課程太淡又混亂;帶班的班長,也常憑著自己的意樂經營課程,義工一個個的離開,每一次大家都想趕快把事情做完,如此而已。

這樣岌岌可危的課程,馬上又要開始下一期的招生了。我們進入了緊鑼密鼓的籌備期。由於一種「希求承擔、求個人成長」以及覺得「自己比人強」的"惡心",我帶著嚴重的觀過行相到書軒二樓參與共學。第一次的共學是在上個禮拜,我批哩啪啦毫不保留,也毫不觀顧同行狀態講了一堆自以為是的見解;第二次共學,也就是這個禮拜,我依然保持著這個行相和大家互動。

不過,第二次的互動非常卡,非常非常的卡。第一個,當"帶班師姐"提到「每事問、聽別人說些什麼」時,有強烈的刺痛感,非常不自在。不過呢,我還是"我行我素"--把痛苦的原因歸因於別人,還拿起照妖鏡看帶班師姐,心裡頭想:「嘿,你也是如此。真正學的好的人、真正會帶班的人,只會說自己不行、自己不好,而不是拿著法鎖別人。你真的知道怎麼學嗎?」第二個,還是繼續對同行觀過。對這個團隊的同行皆無法進行深入的思維,對師長教誡的依止程度也比較低,我一直都以"無法諒解"、"感到不可思議的心"去看待。

(呵呵,現在回頭看,便可以清楚的看見--一切問題的癥結都在我的心,非常非常的高傲哪,完全的觀過,真的是不知道錯到哪裡去了!)

保持著這股自以為是的心互動了一段時間之後,一位師姐看不下去了,開始毫不保留的分享---而這也讓我深深的感受到師長加持。這位師姐先分享自己的經驗,她說,她是一個非常專業的法律人士,在這個團體,連學長、資深學員都必須諮詢她的法律專業意見。長久下來,她處於一種自以為自己很坦率的狀態,但是,直到看到了我和帶班師姐的互動,她才開始反省自己,原來不恭敬、自己執著在專業狀況上的行相,是這樣的。(哎呀,聽到這些話,我的臉熱呼呼的,大概很紅吧!)另外,去營隊的時候,尼師本來要找她聊一聊,但是她舉手直搖,說:「不用了不用了」。等到她轉念,回頭去找尼師時,尼師告訴她:「妳連狗都不如!」「狗還會聽人說話,你還不會聽人說話。別人說話時,心裡頭只想著自己要說什麼、要表達什麼,連狗都不如。」

呼,師姐的這一番話,讓我大大的得到師長加持。沒錯沒錯,我常常心裡頭只緣著自己要說什麼、別人哪裡哪裡有漏洞、這一段話師父怎麼說又怎麼說(然後接著開始又想--我拜託你聽一下錄音帶好不好),全都是自己的煩惱哪--連正住都做不到,你怎麼幫助別人?連好好的把別人的話聽完都做不到,你是想跟畜牲學嗎?

那時,我真的可以感受到「恥」!真是可恥哪!consilience,妳到底在做什麼啊?!是誰要學佛?不是妳嗎?這不是妳的誓言嗎?師父想盡辦法幫助妳、使盡力氣從境界提昇妳,這就是你回報師恩的方式嗎--觀過、自以為是、批判爭辯?真是可恥哪!陷在自以為是的甘蔗皮上,『得少為足』的徹徹底底哪!

經過這一次的加持,我重新看待精采人生的學習。其實,這裡就是磨練我的心、去掉我的殼的一個殊勝的道場!這群同行,就是師父派來幫助我學習的--"一切,就從好好的聽聞開始吧!"

呼~~師父真的是非常的疼愛我這個不懂事的弟子,不但不棄捨我,還提供了這樣精采的學習機會,真是有夠幸運!consilience,好好的把師父放在心中,用心的學吧!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