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20的導師到美國拿畢業證書,所以我又有了和820相處的機會。兩個禮拜。

我非常喜歡這一班,怎麼看怎麼喜歡!儘管有很多老師對他們的太過安靜的學習方式頗為「痛苦」,但是我卻完全不覺得!當初心怡要離開時,我就動了「希望可以有當他們班導師的機會」念頭。沒想到,師父真的讓我如願了!

自己不是沒有擔任代導師的經驗。之前帶802和803,也分別帶了好一陣子,心情比較平靜、冷靜,比較能夠不被學生所牽動,但是,遇到這一班,我就被牽引的非常大,非常容易受他們影響。他們這學期換了導師,整個班下沉的速度非常快,雖然我每一個禮拜只有見一次面,但是還是可以感覺到這群孩子在改變,他們心中漸漸的失去了「老師」。

所以,當我知道自己有這個代導的機會後,每天都好早就起床,心裡想的就是:早一點到學校陪他們學習;然後呢,還會自己找機會靠近他們,找話題跟他們互動;中午絕對絕對會跟他們一起吃飯睡覺(而這完全是因為我喜歡他們,想跟他們待在一起);平常腦中想的就是怎麼幫助他們(「總」的部份該怎麼做、「別」的部份該怎麼做)……甚至,為了對他們能夠有更多認識、更實際的幫助,我幾乎把「法人事業」放下,沒聽廣論、法師開示也沒在複習、室友沒怎麼搭理、該做的義工事項也沒在做。每天想的就是該怎麼把他們帶起來,我真的覺得自己可以為了多和他們相處一些時候,把其他自己的學習都放下;和人的討論內容也都圍繞在他們身上。就那一個禮拜來說,他們就是我生命的中心。其中,特別是其中幾位同學,總是被這幾個的言行舉止所牽動。我會擔心、會心疼、會生氣,罵了他們,心情會非常非常的糟;反過來,如果時機許可,能夠稱讚他們,心情也會非常的好。自然而然掛著他們,可以說就像被綁住一樣。國秀以前對我形容這種狀況:「業卡的很死」,這一回我真的感受到了。我沒有辦法放下他們去做我應該做的事,幾乎所有的事都要和他們有關係,如果看起來了不相關,根本就無心緣在那邊。這樣子帶了兩個禮拜,期限結束,自己反而放不下,想要繼續帶下去。

不過,這段過程雖然付出,卻非常苦。常常會心力低沉,莫名奇妙想要掉眼淚。每天回家就想要先躲進棉被裡頭偷哭一陣再說。為什麼要哭呢?自己也說不上來,就是一種挫折感的問題。唉,「我控制不了自己,也幫不了你們」,就是這種痛苦。而且,這個時候我也沒去找法緣著,就只是哭了一場!這兩個禮拜,我跟法離得好遠。

更恐怖的是,我開始聽法聽的不太相應了!這真是太神奇了!以往聽法,不僅精神抖擻,還可以思維和發問;最近聽法,總覺得心中空空洞洞,常常一付無所緣的樣子。這真是太恐怖了!宗旨跑掉了!我開始順著自己的習氣做決定,毫不對治。對於生命提昇的企圖心也遠不如以往。有一方面告訴我不可以在這樣沉下去,要對治;一方面又告訴我:沒關係,就這樣吧!和這個班相處多快樂呀,我在這樣的緣起上還是可以利益眾生哪!

唉!我該怎麼利用這個苦境往上爬呢?

consili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